InNout Translator

专职把好看的aff麒麟文翻译成中文,一个工厂组织!

[AFF Trans] DATING TEACHER BAE 01.




译文,已授权。


作者:adamandeve


原文地址:https://www.asianfanfics.com/story/view/1085175/dating-teacher-bae-seulgi-girlxgirl-irene-redvelvet-seulrene



Note:


短篇, 因字数多分三章


一稿:居居


校对:ash,桃子叔叔


润色:ash,黄金

-------------------------------


Adamandeve的简要说明;

请注意,这个故事的一小部分内容由于隐含意思几乎达到M级(Adult only)。因为一部分人可能会因此感到不适,必须要事先说明,尽管只是很少的一部分而且尺度有限。

 

-----


“你长大以后想要做什么?”

人的一生中至少一次会被这样问到。在大家都还很小很小的时候,就需要去面对如此重要的人生问题——其实心智尚未成熟的他们并不清楚未来究竟会从事怎样的职业,不过他们依然能将答案脱口而出。,

“我想成为一名医生。”

“我想成为一名工程师。“

“我想成为一名律师。“                                    

诸如此类。

但是极少有人会自信地说出,

“我想成名一名老师。“

这让你不禁思考这是为什么,因为你也从未有过这样的念头。

可能因为做老师很难,或许认为工资太低,又或是觉得这不够好,不值得。

而只有当你遇到裴珠泫的时候,你的世界将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继而变得多姿多彩。

是你生命中从未有过的多姿多彩。

因为对你而言,和裴珠泫约会绝非易事。

尤其当她还是一名教师,一名幼儿园教师。

假若你被人问到和幼儿园老师约会是种什么感觉,你的回答完完全全不需要考虑。

因为你真的就是很清楚啊。

 

  1. 你不能每天都和她出去。

你肯定不能随心所欲地约她出去,特别是在刚开学的几周,孩子们会嚎啕大哭,涕泗横流的那几周。

其实你很同情他们。还记得你上学的第一天,你也鬼哭狼嚎的,因为你以为你的妈妈将你丢弃在幼儿园,然后任由你自生自灭。

同样,对裴珠泫来而言,刚开学的时候也就是最糟糕的时候。

刚开学,这些熊孩子什么都要,但就是不要老师,而且死活不愿意进教室,有些甚至撒泼耍赖般地躺在地上。而当你的女朋友和她的同事试图让孩子离开她们的父母或者是保姆时,这些孩子还会对她们拳打脚踢。小鬼们哭天抢地的呼救声几乎震破你的耳膜。

当你去学校接她的时候,珠泫已经是筋疲力尽。她系上安全带时发出一声重重的叹息,你不确定她是出于放松还是痛苦。而你也不会去调戏说她这一天过的有多“好“,因为你知道开学季的她犹如半只脚踏进了地狱。

你肯定不能天天带她出去,是的,你不能。即使已经是下课时间,即使她的工作时间已经结束,即使她已经坐在你的车里,而你正准备问她想要去哪里解决晚餐,可她却先一步说她因为想要备课而希望提早回家,你便不能这样了。她的话让你闭上了嘴,并且像她的学生一样,乖乖点头。

但你不会因此生气。

因为她很快会道歉,“对不起,宝贝。”,她的手抚上你的腿,同时露出抱歉的表情。你知道她想和你在一起,正如你想和她共度每分每秒那般,所以你情不自禁地俯身靠近她,用你的唇抹去她可爱的瘪嘴。

 2. 你不能让她们十点以后才睡,因为她们会比你起得早。早得多。

那天,她的助理老师缺勤她必须独自照看孩子们,她很疲惫,所以比以往更早地说晚安,不过你忍住了抱怨。

今天的你也是熬过了漫长而又繁重的一天,所以你想要和她依偎在沙发上久一些,可当你聆听了她这一天的经历后,你突然发现你的那点压力变得不值一提,因为你无法想象你照顾那些孩子的场景,你并不擅长和孩子相处,与那些,可爱又可恶的孩子们。所以你确实让她早早入眠,就像其他夜晚你所做的那样。

因为你知道,她真的很需要休息。

你总是忍不住想,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能够前一晚累得要死第二天却又早起。她甚至能够准备好她和你的东西 – 她一手拿着当天上课需要的视像辅助,另一手拿着你前一晚完成的设计图。

她甚至还有时间给你准备早餐,烫好你的衣服,而你只能因为什么都没有做而深感愧疚。

可是明明不让你做家务的也是她。

记得那次吗?你说你会做好所有的家务作为送她的周年礼物,然后你一不小心烧坏了她最爱的衬衫。

显然,她还怀恨在心。

3. 在多数夜晚里你独自看着电视,而她却是批改着作业,昏昏欲睡,

多数的夜晚都是这样的情景。

她批改着五岁左右的孩子们完成的绘画或者学习表,而你无所事事地切换着电视频道。

你告诉她,你可以帮她,但她飞快地拒绝了你。

“你的三分是我的八分。”她眨了眨眼睛。

很不辛,你似乎对那个年龄阶段的小孩抱有过高的期待。

这本来就不是你的错,这孩子画的狗怎么看怎么像是大象。

“对不起?”无论如何你还是先道歉了,并耸了耸肩。

“他们只是孩子,涩琪,”她说,你感觉到她靠在你的肩膀上,于是你也把头贴着她的,“你期待些什么?”

“作为老师,你太友善了。”你逗了逗她,因此手臂被猛戳了一下。

“作为老师,你太严苛了。”她反驳道,但你可不会打回去。

你笑着将她拉近你一些。

然后用鼻子轻蹭着她的颈间,一下又一下。你知道她脖子很敏感 – 因而你的手臂因此遭到了更多的攻击。

“停下,”她推了推你但是没有用,你对此事总是乐此不疲,“我需要完成这些批改。”

“唉,拜托了,珠泫,”你终于哀诉出声,但顽皮的语调背叛了你,“休息五分钟不会怎样。”

“是不会,”她成功从你身上逃脱开,因此你的唇只能扑了空,“但临急抱佛脚会。”

你看着她站起身,走向她的书桌,留你一人孤零零坐在沙发上,此刻只有身旁的遥控器与你作伴。

你叹了口气,但不会再去打扰她。

珠泫确实需要那五分钟。

如果她早五分钟改完,那她就能够睡多五分钟。

真的不能再去打扰她了。

不过当珠泫说她要去改作业的时候她也许是在说谎,

在观看了第一百个你已经厌倦的节目后,你转身看向珠泫那边,发现她已经静静地睡去 – 她的脸靠在一堆活动簿上,你很肯定那堆活动簿正等待批阅。

你不禁皱了皱眉,但同时也轻笑起来。

陷入沉睡的她会露出平日里极为罕见的模样,如此沉静安宁,让你无法自拔地更加喜欢着。

你静悄悄地走向她,小心翼翼地挪开她枕着的书册。

没有吵醒她,你成功地把它们抽了出来,甚至不敢发出一丁点声响,以免惊扰了她的睡梦。

而现在的问题是怎么在不打断她睡眠的情况下将她抱回床上。因为你清楚她一旦睁开眼睛,就会回到辛勤教育工作者的鸡血模式,牺牲睡眠来改作业。

所以你小心翼翼地 – 却又轻易地,因为你已无数次的这般 – 将她抱入怀中,朝着床走去。

再毫无困难地将她放下,给她盖上毯子,随后在她的前额落下一吻。

你咯咯的笑出声,因为你听见她嘟囔着你们不久前争执过的词,

“五分钟。”

你听见她的呢喃,咬着唇抑制着笑意。在看到她入孩童般幼稚的举动时,你便会好奇她究竟是如何摆平一教室的孩子的,。

你再看了她一眼,随后拿起她紫色的笔 –她不用红墨水,因为她觉得孩子们看到她们的纸上充满红色印记会产生消极的影响,而你更喜欢这样温柔的她 – 然后你打开那些活动簿开始批改它们。

翻阅着这些孩子的画作,你的笑容始终挂在脸上。你一个接一个翻开,看到的是那些不协调的色彩和那些画出图案外的蜡笔污迹。你在心中不断暗示自己,她们还只是孩子,而且珠泫依然会为她们的尝试打上满分。

见鬼,即使她们只是简单的拿着笔,珠泫还是会给她们十分满分。

所以你得尝试着降低审阅标准,尽力去欣赏这些小孩们尽力画出的“杰作”。

或许,珠泫是对的。

那个三分可以是八分。

 4. 她眼里的“愉快”周末就是一觉睡到午饭时间。

“你为什么要起得这么早?”她孩子气地发着牢骚,然后躺回柔软的床上,不停地拍着身旁空出的一块– 另一只手挡着眼睛,“回到床上。”

你知道她这样抱怨的时候非常可爱,但这是来之不易的周末啊。你时长为周末的到来感到兴奋,因为她在这一天都能属于你。

“泫,已经早上八点了,”你轻轻地摇晃着她,抑制住着兴奋,终于,你能够带她去一些有趣的地方去释放这一周里积攒的压力,“我们会有愉快的一天!”

在她开始小声咕哝前,你再次听到她的哀鸣,“我在这就已经很快乐了,”

然后变回可怜兮兮的样子,“让我睡到十点,好吗?”

她的声音听起来很挫败,而你也鼓着脸颊作为你的反应。

“拜托,涩琪。不要这个样子,”她把遮住眼睛的手放下,好好地看着你。她牵住你的手,大拇指在你的掌心打转,“我答应你。十点以后,我会离开我的床,然后我这一天都是你的。”

她对着你笑,你讨厌这样,因为你只能回以笑容。

在面对她这样的笑容时,你怎么能拒绝呢?

“好吧。”你屈服了,因为你承认你在面对她的要求时耳根软,“但是只到十点。”

你听见她得意洋洋的‘Yes!’,随后她用力的拉扯着你,她说 – 也是要求,

“现在,躺过来抱着我。“

你环抱着她的腰,她的手指与你的缠绕,而你无法掩盖脸上扩散的笑容,因为你刚才的想法是错误的。

你不是对她的请求毫无招架之力,而是对她这个人毫无招架之力。

 5. 她是个红人,因为那些随处就会突然出现的孩子,他们会围聚在她的身边…并把你隔开。

“你明天晚上想吃什么?“她牵着你的手一起走进商店,问你。

她一手紧紧的牵着你,另一手挑选着食物,而你的另一只手提着篮子,这样的姿势并不很方便,但她就是这样粘着你,何况你真的不介意。

你甚至喜欢这样。

“你随便做什么都好吃。“你回答道。

她动动舌头弹响一声,你强忍笑意。“’随便‘’”很难做的,宝贝。具体一点。”

“吃辣的怎么样?”你建议,“或者你想要吃点面条吗?”

她唯能再次哀叫出声,因为即使你给了建议,可范围还是太大。而你,再次笑了起来。

直到一个小小的声音喊着,

“裴老师!!!”

你都还没看清是谁在喊她,你就发觉珠泫的手已从你手里抽出。

在看见一个小孩用一个紧紧的拥抱压着你的女朋友时,你惊讶地挑起了眉 - 这一刻你在想她们到底谁更娇小 -  珠泫回抱住那个小孩。

“嘿,艺琳。”珠泫蹲下身和艺琳平齐,“你和谁来的?”

你看见艺琳是如何继续抱着珠泫的 – 艺琳的小胳膊环住珠泫脖子,你拒绝承认,这样子些可爱。简直太可爱了,击中红心的可爱。

“我和我妈妈来的!”艺琳一边说着,一边身体倾向珠泫,以便更好的抱着她,“我们在买牛奶,让我能长高!”

“很好!”珠泫揉了揉艺琳的头发,艺琳也因为她的回答开心地笑着 – 她的两颗门牙掉了,你无法抑制住笑容,你承认了,那个孩子这样很可爱。

珠泫继续耐心地和这个孩子聊天,直到孩子的妈妈过来,你看见她们礼貌的道别。你朝她们躬了躬身,但艺琳却抱了抱珠泫。

其实,你不介意和珠泫出去的时候偶遇到小孩。

但前提是他们不会像秃鹰遇见腐肉似的,一大群,一大组,一整营地来包围珠泫。或许夸张了一些,但考虑到每次这些小孩见到你女朋友时制造的混乱,你无法不这样看她们。

你承认在刚才的几次你被吓到了,和珠泫在一起时,这些小孩子就会突然不知从何处冒出,像一群蘑菇– 带着长不完的头发,讲着说不完的故事。

你不禁猜测这些孩子是不是有雷达追踪珠泫,因为他们似乎无处不在。

可能再商场里,在公园里,在饭店里,在教堂里,甚至就在小区附近。

你想知道她们是如何又是为什么会出现在那些,你认为她们几乎不可能出现的地方。

即使你和珠泫在她的家乡度假,你也依旧能看见小孩朝珠泫挥手并扑向她,就好像你昨晚并没有虔诚祈祷这里不要出现孩子。

珠泫也和你说谈过这些事。她讲她是如何抑制自己,拒绝太短的短裤,拒绝太暴露的衣服,拒绝任何公共场合下不适宜的衣服 – 拒绝着她本来面目,

她需要维护她的形象。

她甚至在海滩和泳池都穿着超大码的衬衫和连海滩都会嫌弃的长裤。

因为她害怕孩子们 – 或是更为糟糕的,家长们 – 可能看见她穿不雅的穿着,然后她们可能会留下坏的印象。

因为她认为,她是那个让家长们将孩子托付照顾的人 – 那个被尊重且能成为孩子们的榜样的人。

所以珠泫让你和她出去时,也穿得更得体一些。

你抗议她的建议 – 准确的说,是她的要求 – 但她解释,她只是考虑到由于你很可能一直和她在一起,而她们同时看见你们的可能性很高,随后你不再强烈抗议。

因为她只是想要花更多的时间陪你。

所以,你承认刚开始几次你被吓到了,因为当她们见到珠泫 – 很不幸,成群结队的小家伙们 – 她们也开始蜂拥到你身边。

但是出于完全不同的理由。

如果说她们簇拥在珠泫身边是为了抱抱她亲亲她,那你得到的正好相反。

她们在你身边聚集是为了隔开你,让你别挡着她们接近珠泫。

你被留在一旁,瞠目结舌地望着孩子们 –你的手悬在半空,你耸耸肩,想着你到底做了什么以至于得到孩子们这样的对待。

但随着时间流逝,你确是渐渐的习惯了。

在看到珠泫真诚地回抱着孩子们的时候,你的笑容从嘴角溢出。

因为珠泫是真心喜爱着她的孩子们,真的关心她们的全部 – 没有谁比谁更多。

你承认你的女朋友确实是个很好的幼儿园老师。

也是,一个充满魅力的人。

于是你便也不再那么介意看到她同孩子们待在一起。

---------------------------


翻译组第三作,希望各位喜欢


[AFF Trans] White Knight 02.

译文,已授权。

共七章


本章译者

一稿:锤子、翟三

校对:yy,小熊软糖

润色:桃子叔叔,弃理从文


授权信息及原作者,原文地址详见第一章。


电梯:01.

---------------------------------------


第二章 小误会

 

 

这二位又又又在沙发上抱在一起了。

 

艺琳去上学了,秀英跑个人行程,所以····,宿舍里单身的只剩一个人,就是我。

 

自从上周“偶像运动会”的小插曲之后,她俩在我面前更加嚣张了,似乎完全不担心被我看到。猜也猜到是康涩琪的小心眼作祟,为了防止我喜欢她的柱现姐姐,抓紧一切机会在我面前宣示主权。柱现姐倒是很配合她,昨天行程结束了之后,我在厨房还看到她就像被磁铁吸引一样,一直挂在煮拉面的涩琪身上。

恋爱中的连体婴儿啊。

 

而现在呢,我努力降低存在感看了两位一会儿,柱现姐趴在涩琪耳边,不知道说了什么笑话,两人咯咯笑个不停,鼻尖都碰到一起去了。

我严重怀疑她俩的字典里没有“低调”这个词。

 

为避免受到更大的伤害,我默默地回到和涩琪共用的房间(尽管她大部分时间都在柱现姐那里),然后开了震天响的音乐“暗示”我已经醒了。我还在开门之前特意弄出声音,给她们足够的时间来整理衣服。

 

我甚至戏很足地揉了揉眼睛,假装刚睡醒地和这对鸳鸯打了招呼。虽然两个人现在已经隔了一丈远,柱现姐凌乱的头发和涩琪皱巴巴的衬衫都在告诉我,她们俩刚才确实在做一些奇怪的事情。

真的很抱歉,亲爱的们,如果不是着急上厕所,我也不会这么冒昧地打断你们。

 

“早上好。” 

我冲进厕所的一瞬间,面带羞涩的她们含含糊糊地回应了我一声。

 

这呼吸声会不会太急促了点儿?

罢了,骑士小姐要上厕所,暂且放过你们。

 

 

“胜完啊,你今天会留在宿舍吗?” 

我正吃着柱现姐做的煎饼时,突然听到她这样问我。

 

我抬头看她,柱现姐正坐在料理台边,面带微笑地等待我的回答。我偏了偏头,又看到走廊旁微微露出的头发,好吧,我的好朋友涩琪就这样暴露了偷听着的自己。

我明白了,八成是两位想要一点二人空间,所以想知道我会不会留在宿舍。

 

这个问题看似简单实则暗藏杀机,我得慎重回答。

一方面,宅女体质的我在内心是不太想出门的,另一方面,我最爱的牌子Locobonita今天该上新了,我又很想去试试新裙子。

 

纠结。

 

“我可能要出去一会儿逛逛街买买衣服什么的,” 我答道,眼看着柱现姐的笑容因为我的回答而一点点扩大,那边走廊露出的发丝也闪动了一下消失了,涩琪蹦蹦哒哒地离开了走廊。

哼,我就知道。

 

“好的,”柱线姐点点头,高兴的样子好像我说了什么了不起的笑话一样。

 

“姐姐呢,什么安排?”

“我就整天留在宿舍了。”我也点点头,完全不出乎我的意料。

 

看来今天的Locobonita之行在所难免了。

 

 

四个小时之后,我提着三条新裙子离开电梯,朝宿舍走去。开了门之后,我刚想把在路上买的披萨拿出来炫耀,就被客厅里的声音冻在原地。那是什么...少儿不宜的声音吗?

 

“姐姐,我可不能再快了,” 涩琪的声音听起来很紧张又很用力。

 

“别这样,涩琪,” 是柱线姐的声音,“你可以的,我想要,求你了,再快一点。”

 

更多貌似呻吟的声音钻进我的耳朵,我像是被点了穴,完全动弹不得。她们俩是认真的吗?光天化日之下?至少也回屋里吧?当然,我说的是柱现姐姐的房间,按照她俩的尺度,如果她们在我和涩琪的屋里来做了那种事,我晚上真的会睡不着觉的。

 

我飞速退出门外,至少等到她们“结束”吧,我甚至开始考虑要不要给涩琪发个信息告诉她我回来了,这样起码她们能整理一下自己。

 

祸不单行的最新定义大概就是,我转头的时候看见秀英和艺琳满脸疑惑地望着我。

 

 

 

“姐姐?怎么不进去?” 秀英问道,她的眉头紧皱,很是疑惑。

 

眼看着艺琳就要伸手开门,我脑中瞬间警铃大作。

 

“等一下!” 孩子们被我的叫声吓了一跳,吃惊地盯着我。

 

“姐姐,到底怎么了?” 艺琳问我。

 

“孩子们,要不要出去吃?姐姐请客。” 我已经绝望了,甚至想直接动手把她们拉走。

千万不要开门千万不要开门啊。

 

这只让秀英更一头雾水:“可是你已经买了披萨了呀。”

 

行吧,披萨,秀英指向包装盒的手又提示了它的存在。我盯着手里的披萨发呆,绞尽脑汁想找出个更好的借口带他们离开。可这时,艺琳已经把门打开,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根本来不及阻止她。

 

我紧闭双眼,嘴角抽搐着,等待着因尴尬、惊讶而生的尖叫声。

 

但是什么都没有。

 

“胜完姐姐!柱现姐姐和涩琪姐姐正在做杯子蛋糕呢!我们正好可以吃完披萨再吃!” 艺琳笑得开怀。

“胜完买披萨了?不错啊!” 我看到涩琪的脑袋从厨房伸出来,手里拿着抹奶油的小铲对我挥了挥,另一只手还端着一碗面粉。

 

“涩琪!别废话了,快来把这些搅拌了!”厨房里传来柱现姐抱怨的声音,“早都说了让你快点,这样大家一回来就可以吃了。”

 

“来了来了!” 涩琪一边说着话,一边回到了厨房。

 

秀英从我身边擦身而过,“姐姐,请客就下次好吗?我们今天吃披萨和蛋糕就好了。”

 

我不知所措地眨了眨眼,看来是我误会大了。

 

 

哼。做为白衣骑士的酬劳了解一下?

--------------------------------


感谢各位对敝社的鼓励,成员们都很开心

若是可以还请去对原作者也表达喜爱,



[AFF Trans] White Knight 01.



译文,已授权。


作者:orangelemonade


原文地址:https://www.asianfanfics.com/story/view/1284600/white-knight-fluff-redvelvet-seulrene


Note:

共七章

一稿:锤子、翟三

校对:yy,小熊软糖

润色:桃子叔叔,弃理从文


以下不废话就是这篇甜文的第一章!


--------------------------------------------------


怎么还没有人注意到她俩?太神奇了。但凡有人仔细观察,肯定就会看出来猫腻。

 

外人眼中的艾琳和涩琪,回到待机室就变成了抱在一起睡觉的裴柱现和熊涩琪。涩琪的手紧紧搂着柱现姐姐,后者则把脸埋进前者的脖子里。两个人的腿暧昧地缠在一起,我想就算是最天真最单纯的人都能看出来,这可不只是纯洁的友谊。

 

我是不是该管管了?这样的一副画面,如果被别人看到了真的是灾难级别的八卦。很多时候,爆料的并不是狗仔队,恰恰是圈内人。

 

我无奈地叹了口气,坐在了门口,想说一旦有人接近待机室我就给拦下来。再过几个小时偶像运动会就要开始了,现在体育场里已经坐满了粉丝。我们也出道小几年了,拥有了自己的待机室,可以不用像其他爱豆一样只能在外面闲晃。不过,真的佩服她俩,胆子也太大了,和熙熙攘攘的人群只有一墙之隔,一点都没在怕的。

 

想到柱现姐,我又把苛责的想法压下来了,况且我真的不忍心叫醒她们。她们太累了,柱现姐两天前刚从雅加达回来就直接去了秀英的生日会,因为第二天的队内庆祝,她又不得不早起准备。都怪我,要不是我感冒了,我就可以去帮忙了。所以即使涩琪对做饭一窍不通,她也早起了去给柱现姐打下手。可玩到兴起,虽然第二天有行程,我们也不由自主地嗨到了半夜。

 

算一算,柱现姐从雅加达回来就没正经睡过觉,她现在的状态完全可以出演“行尸走肉”。

 

而涩琪呢,就是抓紧一切可以休息的机会睡觉,这是她“回血”的方式之一。

 

我的沉思被柱现姐的梦话打断,而涩琪动了动身,把她抱得更紧了。

我不仅露出了微笑,睡吧睡吧,她们该好好休息一下的。

 

 

睡着时候的裴柱现和康涩琪比平时更贴近彼此。

 

 

柱现姐和涩琪在摄像机下时,总是显得有些尴尬,或许是为了避免出错暴露自己,她们在尽可能减少彼此间的互动。

 

今天是个例外,男子100米的初赛,已经累得迷糊了的她俩貌似忘记了还有一些敏锐的luv在镜头后面密切关注着她们的一举一动。

 

柱现姐整个人都倚在涩琪身上,涩琪用腿把她圈住了,也太明显了吧,幸亏秀英也昏昏沉沉地倚在涩琪身上,要不明天报纸头条肯定会炸掉。

 

 

涩琪今天很反常,她甚至搂住了柱现姐的腰,在公共场合。

小气鬼,我忍不住笑出了声。

其实粉丝们都不知道,与大大咧咧的外表相反,康涩琪其实很爱吃醋,尤其是柱现姐去雅加达和朴宝剑一起主持的那几天,涩琪的头顶简直要冒青烟了。虽然她整天手机不离手和柱现姐联系,可是当柱现姐和朴宝剑的新闻出来后,她还是暴走了。

 

讲真,我这么机智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她俩在谈恋爱?这么明目张胆地秀恩爱,(我可是得过奥巴马总统奖的诶)。你说秀英和艺琳不知道?还不是因为我天天在帮她们打掩护。

 

艺琳说该我们射箭了,我停止胡思乱想,站了起来。我独自一人做了做伸展运动,另两位也互相帮忙伸展了一下。

 

直到后来粉丝把照片传到网上,我才明白为什么今天很多粉丝都激动得不能自己。我能看到这些照片是多亏了两个忙内,以及金艺琳不知道从哪捡到的手机,不过这是另一个故事了,有机会再说。

 

回到今天,我们应粉丝的要求坐在了射箭靶子对面的椅子上。就在涩琪要抓住柱现姐的手的那一瞬间,我挤到了她俩中间。我能怎么办,我也很无奈啊,luv们都拿着相机盯着呢,我假装没有看到那两位哀怨的目光。

隔了好多天才看到小女朋友,涩琪啊,我知道你心情不太美丽,不要怨我好吗。

 

太棒了孙胜完,我给自己点个赞,成功挤进名为“大三角”的cp中。

 

 

射箭比赛进行的很顺利,直到小康射出了一个十分。

 

我们当然都很兴奋,大家都跳起来欢呼,这是一个队友应该要做的。然后柱现姐就站了起来,她是不是要去抱涩琪?这可不行,要出大事的。

涩琪肯定会热情地回抱过去,用抱女朋友的方式。

我赶紧拉住柱现姐抱住了她,用抱队友的方式。

 

后脑勺要被涩琪盯出来洞了,我还不想死,所以我立刻松开了柱现姐并给涩琪比了个赞。涩琪眼中的怒火并没有被别人发现,我觉得又欣慰又心累。

打掩护不是那么轻松的好吗,白骑士的薪酬谁来付一下?

 

 

直到行程结束了,在回宿舍的保姆车里,涩琪还是对我很不满意的样子,并没有怎么搭理我。只是一个表达队友情的拥抱啊,不过在她尚未从朴宝剑先生停止战火就再次浇油,确实有些不妥,但事已至此,我只好对着涩琪报以歉意的微笑。

 

终于到了宿舍,除了我和秀英,大家都回房间了。我在冰箱里翻找牛奶时,余光瞥到秀英不解的表情。

 

“姐姐,你们三个吵架了吗?” 她问。

“啊?” 我差点被牛奶呛到,“说什么呢。”

“啊,就感觉啊,” 她揉了揉眼睛,估计是困了,“从早上开始就感觉怪怪的。”

 

“就是跑行程太累了,”我干笑了几声,反正她也够困了,我转开了话题,“你也是,快去休息吧。”

 

她瞪着大眼睛看了我一会儿,耸了耸肩,打着哈欠走了:“那我去睡觉了,晚安啊,胜完姐。”

 

“晚安,秀英,” 我叹了口气,收拾了一下后,回到我和涩琪的房间。

 

涩琪已经换好了睡衣,却没有睡觉的意思,是在等我?

 

也不知道她气消没消,我小心问道:“要睡了?”

 

“对啊,” 她犹豫地点了点头,接着又说,“我今晚去柱现姐那里睡。”

 

哟,出息了,以前都是偷偷摸摸地溜过去,怎么今天这么大方。嫉妒鬼熊涩琪,以为我喜欢她的柱现姐姐,现在跑到我面前宣示主权了。

她脸都红了,却也没有移开眼睛,一直看着我。

 

傻熊,我摇摇头止住了要嘲笑她的冲动。

“去吧,” 我说,“那就晚安咯,涩琪。”

好像没想到会得到这么轻松的回答,涩琪站在那里愣了一会儿,似乎是在观察我的反应。

然后她点了点头,抱着她那个不离身的无毛小狮子玩偶慢吞吞地说:“晚安啊,胜完。”

还附赠了我一个康涩琪的标志小微笑。

 

好吧,知道你们现在还没有准备好,在那之前,我会一直当你们的白衣骑士的。

只要你们需要,我一直都在。

-------------------------------------------


本文由InNout(敝社)-自愿劳动-很辛苦的-成员们,承包翻译,并且不用作商业活动

 

敝社不才,希望能给原作者踊跃留言,真的不行那就留这里也行(笑)